首页 >> 最新文章

草鱼养殖深度遏制煤电高烧的铁腕行动已叫停140GW煤电项目物流

时间:2019/11/29 13:09:13 编辑:

3月28日,绿色和平、全球煤炭研究网络与塞拉俱乐部发布了《繁荣与衰落2017——追踪全球燃煤发电厂》的报告。报告显示,由于中、印两国缩减煤电项目开发的规模,2016年全球煤电项目新开工建设的规模与上年同比下降了62%。同时,美国和欧洲近两年关闭的燃煤电厂的数量刷新了历史记录,这导致全球范围内燃煤发电装机扩张的“急刹车”,为实现《巴黎协定》中将气温升幅控在不超过工业革命前2℃的目标提供了可能性,同时使得实现温控1.5℃以内的目标也并非遥不可及。

“无论是温控2℃还是1.5℃度的目标,对于全球特别是中国,需要煤电退出体量和速度的要求都是惊人的。这样的信息对于引导决策者的短期政策无疑是有力的。短期内,迫近的全行业亏损压力,需要政府出台更加严格、强有力的调控政策”,华北电力大学煤电经济性研究课题负责人袁家海教授在评论报告时指出。

相比过去两年的报告,今年的报告指出中国、印度两国的新增煤电装机大幅放缓,这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重大突破。由于可再生能源快速增长以及其成本的下降,在中国、印度、美国和欧洲四个煤炭消耗最大经济体中、中印两国因为煤电产能过剩已凸显,均分别出台政策遏制煤电建设扩张,导致两国新建煤电装机相比去年显著下降,而美国和欧洲则加速淘汰已有煤电项目中的落后产能。

报告肯定了中国政府在遏制煤电投资过热上的“铁腕”行动,同时,报告数据显示如果中国政府要实现《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所提出的到2020 年全国煤电装机规模力争控制在1100吉瓦(GW)以内的目标,除了已发布政策叫停的规划和在建项目外,仍需要取消更多的规划和在建项目,同时淘汰更多在运行的装机。扣除已经被叫停的项目,目前在建、核准和规划阶段的项目,如果全数投产,会导致2020年中国煤电装机规模接近1200吉瓦(GW)。报告数据显示,只有把中国煤电装机规模在2020年控制在1100吉瓦(GW)以下,甚至更低,才能使煤电设备利用率恢复到合理的水平。

报告有四点发现:

(一)全球开发中的燃煤电厂装机数量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2016年1月至2017年1月,处于开工前期准备的项目减少了48%,新开建项目减少了62%,在建项目减少了19%。截至2017年1月,处于开工前期准备阶段的燃煤发电厂装机总量为570吉瓦(GW),而2016年同期则为1090吉瓦(GW)。

(二)中国和印度煤电扩张止步,引领全球煤电扩张规模的萎缩。2016年,中国叫停大约140吉瓦(GW)规划和在建煤电项目,其中包括50吉瓦(GW)已经开工建设的项目。此外,本报告估计,由于政策的变化,约有180吉瓦(GW)在2016年7月仍处于规划和核准前准备阶段的项目目前将会停滞。总的来看,与《繁荣与衰落2016》报告数据相比,共计 320吉瓦(GW)处于不同开发阶段的项目受到政策直接限制或间接影响。2016年11月,中国政府发布的《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规定,截止“十三五”末煤电装机总量不超过1100吉瓦(GW)。

在印度,2016年6月,印度电力部发布政策信号,印度拥有的燃煤电厂已经足以满足2019年前的需要,建议电力企业据此缩减开发计划。印度政府于2016年12月发布的《国家能源规划草案》提到,至少到2027年之前,除现有在建的燃煤电厂之外,印度不再需要新的燃煤电厂。

目前在中国和印度,共有68吉瓦(GW)、超过100个项目的建设被冻结。全球范围内,自2016年初到2017年3月为止被冻结的项目比去年进入开工建设的项目还要多。

(三)全球燃煤电厂的淘汰步伐史无前例。在过去10年内,每年关停较老燃煤电厂的数量不断增长。2015年有36,667 兆瓦(MW)的燃煤电厂关停,2016年有27,041兆瓦( MW)的燃煤电厂关停,这些被淘汰的机组主要位于欧盟和美国。

(四)煤电扩张终结给实现《气候变化协定》目标带来新希望。从2013年开始,煤电发电量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下降。现在,新增燃煤发电装机的大幅度缩减,一年缩减近50%,显示出,伴随着发电量的下降,煤电电力产能正进入调整期。这使得气候协定的温控目标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要达到《巴黎协定》1.5摄氏度的温控目标,需要保证当前已经停建的项目不再重启,中国和印度规划中的项目也从此搁置,其他地区的规划项目仅有20%会最终投产。此外,各国需加速淘汰已有煤电机组,甚至包括未满服役年限的机组。

繁荣与衰落2017——追踪全球燃煤发电厂

《繁荣与衰落2017——追踪全球燃煤发电厂》报告封面4张卫星照片,拍摄于2012年4月到2016年10月,每年一张。从中可以看到位于印度奥里萨邦(Odisha state)的Cuttack KVK Nilachal发电厂施工被冻结的情况。正如本报告中说明的那样,在中国和印度,眼下有100多个燃煤电厂建设项目被冻结。(照片来源:谷歌地球)

主要发现

经过10年史无前例的扩张,全球正在开发建设的燃煤发电厂装机总量在2016年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这主要归因于中国和印度政策及经济形势的改变。根据全球煤炭研究网络(CoalSwarm)的“全球燃煤电厂追踪系统”的调查统计,这种下降出现在燃煤电厂开发的各个阶段,包括建设前期规划阶段、开工建设阶段和在建阶段。关键点包括:

◆处于开工前期准备的项目减少了48%,开建项目减少了62%,在建项目减少了19%。截至2017年1月,处于开工前期准备阶段的燃煤发电厂装机总量为570吉瓦(GW),而2016年同期则为1090吉瓦(GW)(典型的燃煤发电机组规模为300--1000兆瓦(MW),或者0.3--1.0吉瓦(GW),大多数发电厂都有2台或2台以上机组)。

◆目前在中国和印度,有68吉瓦(GW)、超过100个项目的建设被冻结。全球范围内,当前被冻结的项目比去年进入开工建设的项目还要多。

◆全球燃煤电厂的退役步伐史无前例,过去两年共有64吉瓦(GW)的产能退役,主要在欧盟和美国。

◆燃煤电厂建设速度的下降,为全球温控低于2.0摄氏度带来了可能性。在巴黎达成的国际气候协定(温控低于2.0摄氏度,争取低于1.5摄氏度)仍然有可能实现,但要求加快现存装机的退役速度,特别是历史上的排放大国。

◆即使有理由乐观,也仍需要进一步努力,来减少越南、印度尼西亚、土耳其、日本和其他地方正在开发的燃煤电厂数量。此外,中国和印度最近放缓燃煤电厂建设所取得的成绩要得到加强和扩大。

萎缩的规模

2017年1月,全球开发中的燃煤电厂装机数量相比2016年1月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正如表1所示,所有类别都出现了显著下降,包括处于开工前期准备的项目降低了48%,新开工项目降低了62%,在建续建项目降低了19%,已完工项目降低了29%。

导致燃煤电厂规模萎缩的主要原因,是中国中央政府发布了史无前例的、影响广泛的限制规定。超过300吉瓦(GW)处于不同开发阶段的项目被直接或间接地叫停,其中包括55吉瓦(GW)已经开工建设的项目。目前主流燃煤发电机组的规模是300--1000兆瓦(MW),或者0.3--1.0吉瓦(GW)。大多数燃煤电厂都有2台或更多这样的机组。

就在中国政府采取减速措施的同时,印度也经历了燃煤电厂开发的降温,主要由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愿意提供更多金融支持所导致。13处工程、共计13吉瓦(GW)被叫停。

2006至2016年间,中国和印度加在一起占据全球新建燃煤电厂总数的86%,这两个国家的减速带来了全球影响。燃煤发电厂建设繁荣期的终结使得在未来数十年内让世界摆脱煤炭成为可能。摆脱煤炭是遏制气候变化的先决条件。除了燃煤电厂开发建设规模缩减外,较老燃煤电厂的退役数量也在过去10年内稳固增长。如图8所示,2015年有36,667兆瓦(MW)退役,2016年有27,041兆瓦(MW)。

为了达到至关重要的温控目标,终止新建燃煤电厂和淘汰现有电厂将同样关键。为了使淘汰计划起到应有作用,有3个要点:1)中国和印度目前已搁置的建设项目不会在未来复建;2)随着新的电力需求尽可能多地由清洁能源来提供,全球燃煤电厂建设的执行率继续下降;3)OECD国家积极用清洁能源置换燃煤电厂。

中国和印度煤电繁荣的终结

过去一年间,中国国家能源局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采取了一系列管制措施,进一步限制燃煤发电产能的扩张。新的规定是针对中国燃煤发电厂持续低迷的机组利用率作出的反应。这些措施包括:

◆2016年3月:在13个省区暂缓核准、在15个省区暂缓开工建设燃煤发电项目,但民生热电以及位于贫困地区和革命老区的煤电项目不包括在内;采用“风险预警系统”,有26个省区被列入红色预警地区,不允许新建煤电项目,同时暂缓核准煤电项目。

◆2016年4月:要求进一步淘汰煤电行业落后产能。

◆2016年9月:取消15个不具备核准建设条件的煤电项目。

◆2016年10月:严控煤电红色预警省份自用的燃煤电厂项目,并缩减了数个煤炭基地“电力外送”项目的规模。但是民生热电项目不包括在内。

◆2016年11月:发布中国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期间煤电装机总量不超过1100吉瓦(GW)。

◆2017年1月,13省区85个规划和在建的项目被叫停,并缩减了特定煤电基地电力外送配套煤电项目的装机规模。

尽管影响政策发布的因素很复杂,并使最终出台的政策表现出一些妥协,但总体的影响仍然会极大地改变中国燃煤电力增长的轨迹。自从煤电发电量在2013年达到峰值之后,在过去3年间,煤电装机继续增长的趋势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2015年煤电装机平均利用率下降到50%以下,并在2016年继续下降。根据绿色和平所做的一项调查,2016年获准开工建设的燃煤电厂,其装机容量是22吉瓦(GW),比2015年获准开工建设的142吉瓦(GW)下降了85%。

在印度,电力部于2016年6月表示,印度目前拥有的燃煤电厂,已经足以满足2019年前的需要,建议开发商们据此缩减计划。2016年12月发布的《国家能源规划草案》表示,至少到2027年之前,除现有在建的燃煤电厂之外,印度不再需要新的燃煤电厂。

印度政府关于进一步限制燃煤电力扩张的呼吁反映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电力需求并没有和装机规模的扩张保持同步。其装机规模从2007年3月的71,121兆瓦(MW),提高到2017年1月的211,562兆瓦(MW),这导致了装机利用率下降和燃煤电厂生产者经营窘困。

雪上加霜的是,眼下印度正经历一场太阳能革命。太阳能每度电的报价降低到2.97卢比(0.044美元,约合0.31元人民币)。政府计划到2027年时,安装215吉瓦(GW)的可再生能源(生物质能、小水电、风能、分布式太阳能和规模集中式太阳能)。燃煤电力产能的过剩,和可再生能源价格的下降,使得很多煤炭项目的投资人撤回资金。根据电力部2016年12月的《形势概要》,还有电厂运营商的报告以及照片证据,目前有13处燃煤电厂的31台在建机组中止了建设活动。被搁置的装机容量达到12,725兆瓦(MW),中止的主要原因是资金被冻结。

气候目标的新希望

由于燃煤电厂很高的碳排放强度以及较长的服役周期,过去10年间全球燃煤发电产能的快速增长引起人们深深的担忧。如果煤炭消费像这样继续增长数十年,那么任何想阻止气候变化的努力都会无济于事。

从2013年开始,电力生产在全球范围内下降,并且仍在继续下降。现在,新增燃煤电力装机大幅度缩减,一年缩减近50%,显示出,伴随着电力生产的下降,电力产能正进入调整期。这使得控制气候的目标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并且不会伴随大规模的资产搁浅。

作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会议的一部分,2010年在坎昆会议上各缔约方达成了全球温控不超过2.0摄氏度的协议。巴黎会议又通过了温控“低于”2.0摄氏度、力争低于1.5摄氏度的协定,并对各缔约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图1比较了由全球燃煤电厂追踪系统得出的二氧化碳估算排放量与“气候分析”在2016年11月对燃煤电厂的碳预算所做的分析。

正如图1所示,在巴黎1.5度协定和坎昆2.0度协议下,2050年前来自燃煤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需要分别控制在125和215 Gt (1 Gt=10亿吨) 1 以下。比较起来,当前已经投产、正在建设或者预期将会投产的燃煤电厂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估计值为271 Gt(1 Gt=10亿吨)。考虑到给出的预估排放值,还有目前已经投产或者正在开发的燃煤电厂所产生的排放,已经超过了巴黎和坎昆给出的限额,所以有必要退役一些还没满40年服役期的燃煤电厂,并进一步降低规划电厂的建设执行率。

为了探究到底减少多少排放才可能实现上述目标,我们根据全球燃煤电厂追踪系统开发了两个情景,采用由“气候分析”推荐的“各地区燃煤电厂淘汰底线”,如图2-5所示。这些情景意图回答这个问题:考虑到全球燃煤电厂追踪系统所监测的诸多规划燃煤发电项目,这些由最新气候协议所制定的目标可以达到吗?

一年前,当有1,090吉瓦(GW)的项目处于开工前规划阶段、而338吉瓦(GW)正在建设时,实现温控目标的前景显得很黯淡;而现在,有100多个处于前期开发和已开工建设的项目被叫停和冻结,胜算显著增加了。

要达到坎昆2.0度和巴黎1.5度的目标,这些情景需要包括以下元素:

◆在建项目:当前处于活跃建设中的项目仍会投产。这些项目包括中国的新建产能145,573兆瓦(MW);欧盟28国的7,468兆瓦(MW),其他OECD国家的13,183兆瓦(MW),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103,419兆瓦(MW)。

◆停建项目:停建项目不会重新启动。这包括中国的55,500兆瓦(MW),印度的12,725兆瓦(MW),印度尼西亚的350兆瓦(MW),和巴基斯坦的270兆瓦(MW)(请看表4)。

◆规划项目:中国和印度仍处于规划阶段的项目不再开工建设。如表3所示,包括中国的134,480兆瓦(MW),印度的128,715兆瓦(MW)。中国和印度之外地区的建设执行率(规划项目得以建造的百分比)下降到20%,与此相对照的是2010到2016年33%的建设执行率(表6)。这意味着61,422兆瓦(MW)的规划项目将得以建设,而245,686兆瓦(MW)会被搁置。

◆现有电厂退役(坎昆2.0度情景):在中国,从目前到2027年,每年要有15,000兆瓦(MW)的产能退役;从2028年到2050年,每年要有38,200兆瓦(MW)退役。在欧盟,从目前直到2040年,每年退役7,089兆瓦(MW);OECD的其他国家,从目前直到2040年每年要退役19,389兆瓦(MW)。世界其他地区,从2030年开始直到2060年,以每年19,172兆瓦(MW)的速度退役。(请看图4)

◆现有电厂退役(巴黎1.5度情景):在中国,2021年到2027年,每年15,000兆瓦(MW)的退役产能要提高到25,000兆瓦(MW);然后在2028到2040年间,提高到每年退役61,914兆瓦(MW)。对欧盟28国和OECD国家来说,从眼下一直到2030年,下列产能需要退役:欧盟28国每年12,147兆瓦(MW),OECD国家每年33,238兆瓦(MW)。在世界其他地区,从2030年开始,直到2050年,退役速度保持在每年29,716兆瓦(MW)。(请看图5)

这些退役计划有多少实现的可能性?对坎昆情景而言,所假设全球到2027年的退役率将会是:OECD国家每年25吉瓦(GW),和当前的水平一致,如图8所示;中国每年15吉瓦(GW),如图6所示;那么坎昆情景到2029年可以达到,不需要退役年限服役期未到40年的电厂。到2030年后,需要退役服役期还未到40年的电厂。

而要达到《巴黎协定》的时间表,则要求把当前的退役速度立即加倍,这是一个显然最乐观的前景,如图7所示。要实现这样的情景就进一步要求数量可观的、服役期介于20到30年的电厂在2028年前退役,这也是一个乐观的估计。

中国和印度之外:10个热点地区

正如表3所示,除中国和印度之外的其他国家,共有78,012兆瓦(MW)的在建装机(占全球总量的29%),以及307,108兆瓦(MW)处于前期准备阶段的装机(占全球总量的54%)。虽然大多数在建项目有可能完成,但那些处于前期准备的项目就是另一回事了。自从2010年以来,中国和印度之外,只有33%的燃煤发电规划项目得以执行,而67%都被中止了,正如表6所示。

如果现有全球平均建设执行率应用于前期准备项目,那么到2030年,中国和印度之外至多有114吉瓦(GW)的项目会得以建造。根据以上描述的情景,我们假设某种较低的建设执行率,20%,以反映快速下降的可再生能源成本,以及对燃煤项目紧缩的金融资助。在20%的建设执行率下,会有61吉瓦(GW)处于开工前准备阶段的项目会最终得以建造。

对具体国家的研究表明,很多处于开工前准备阶段的项目前景黯淡,表明全球建设执行率可能确实会下降:

◆土耳其:有66,852兆瓦(MW)处于开工前准备阶段。土耳其是目前除中国和印度之外,最大的新建燃煤电厂开发地区。然而,电力项目面临着强大的公众反对运动,很多处于前期准备阶段的项目已经减慢甚至搁置了。结果是,只有13%的前期项目得到全部核准。这表明该国最终的建设执行率会很低。的确,尽管土耳其有庞大的燃煤电厂规划,至今却只有4,168兆瓦(MW)实际得以建成,也只有2,640兆瓦(MW)目前处于建设中。

◆印度尼西亚:虽然印度尼西亚有38,050兆瓦(MW)处于开工前准备阶段,但是其中有25,440兆瓦(MW)处于“宣布”阶段,这是开发的最早时期,这个阶段的项目最有可能被推迟和取消。过去一年,印度尼西亚政府已经修改了其“十年规划”,重新规划了超过7,000兆瓦(MW)的燃煤电力装机,将其推迟到晚些年份。随着可再生能源成本的降低,可能有更多的燃煤电厂推迟或取消。

◆越南:和印度尼西亚一样,越南也把雄心勃勃的燃煤电厂扩张计划列为其长期规划的主要内容。但是最近的消息,包括2016年1月由当时的总理阮晋勇发布的声明称,政府意图“重新审查所有燃煤电厂的发展规划并停止任何新的燃煤电厂开发”,表明国家正在改变政策立场,远离煤炭。2016年3月,《第七个国家电力发展规划》重新修订,20,000兆瓦(MW)的规划燃煤电厂项目被取消。此外,到2016年9月,由薄寮省(Bac Lieu)提出的、意在取消一个燃煤发电厂的计划得到了批准。

◆日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总体上正在远离煤电,但日本是一个例外,有大量的燃煤电厂项目正在开发。虽然该国在过去5年中只建成了1950兆瓦(MW)的燃煤电厂,眼下却有4256兆瓦(MW)正处在建设阶段,并有17,243兆瓦(MW)处于开工前的规划准备阶段。不过,日本也面临着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巨大压力,要求其提高对国家气候目标的承诺标准。2017年1月,一项将赤穗发电厂(Ako power plant)转变为燃煤电厂的计划被取消,这是该国近年来第一次有处于开发阶段的燃煤电力项目被中止,可谓是一个里程碑。

◆埃及:近几年来,埃及开始初步考虑几个很大的燃煤发电项目,包括2,640兆瓦(MW)的Ayoun Moussa发电厂,位于Hamarawein的4,000兆瓦(MW)项目,和位于Marsa Matruh的4,000兆瓦(MW)项目。当不仅要投资燃煤电厂,还要投资建设新的煤炭进口基础设施时,这些大型规划很少能得到批准或者开发。考虑到该国巨大的太阳能发电潜力以及太阳能光伏快速降低的成本,这些发电厂可能很快会被清洁能源替代。这些清洁能源更便宜,建设速度也更快。

◆孟加拉国:由于地处环境敏感的孙德尔本斯(Sundarbans)红树林地区,围绕Rampal发电厂规划的激烈争论一直持续不休。而其他一系列项目仍然处于早期规划阶段。11月,一项关于孟加拉国能源系统的详细研究得出结论,基于可再生能源的替代方案,可以提供更加清洁更加便宜的能源,也可以更快建造,会吸引更强的国际金融支持。随着可再生能源经济性的提高,以及对燃煤发电项目的金融支持降温,预示着孟加拉国的燃煤发电规划会缩减。

◆巴基斯坦: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协议于2015年宣布,由中国提供460亿美元用于巴国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为6个新的燃煤电厂项目提供资金。作为燃煤电厂制造设备的潜在市场,巴基斯坦为面临国内市场降温的中国制造业提供了某种解脱。然而另一方面,巴基斯坦面临着严重的水资源限制,这种限制已经影响了邻国印度的很多纳入规划和已经投运的电厂。而巴基斯坦的太阳能潜力很高。此外,燃煤发电项目不断遭到来自农民和其他人士的抗议,他们担心燃煤电厂项目的环境影响以及对水资源的竞争。

◆菲律宾:随着2006年一系列台风导致的上千人死亡,包括史无前例的由台风尤兰达(Yolanda)导致的破坏,菲律宾人已经见证了气候变化带来的可怕影响。该国环境运动得到了来自天主教教会的支持。而环境保护者吉娜?洛佩斯(Gina Lopez)被任命主持环境和国家资源部,更增加了反对燃煤电厂人士的希望。尽管如此,该国仍然有大量的燃煤电厂处于开发阶段。这些规划最终能否得以实现,取决于金融的可获取性,取决于当地居民对于诸如Batangas发电厂和Altimoan发电厂的反对力量有多强大,以及太阳能的发展速度能否提高。

◆韩国:韩国庞大的燃煤发电设施,包括世界上最大的燃煤电厂Dangjin (6,040兆瓦(MW))所排放的细微颗粒,已经成为该国高关注度的政治议题。2016年7月,政府宣布在2025年退役10座燃煤电厂,并避免增加更多规划煤电项目。和日本一样,韩国也可能面临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要求它加速由过度依赖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

◆泰国:虽然俄罗斯处于开工前规划状态的燃煤电厂项目比泰国多一点,但是绝大多数俄国的扩张潜力都由单一一个位于阿莫省的8,000兆瓦(MW)规划项目所占据,这一项目的可能性正变得日渐遥远。在泰国,规划中的Krabi发电厂面对着强烈的草根运动的反对。国家规划继续将3个1,000兆瓦(MW)的发电厂纳入泰国的长期供给计划,然而这些项目却鲜有进展,而公众针对这些项目的反对力量也很强大。

以上所列国家占据了除中国和印度外75%的处于开工前开发阶段的燃煤电力产能。剩下的25%位于41个其他国家,主要是新建的个别项目或者是现有项目增加产能。这些国家,缺少建造燃煤发电所需的大量经验,和活跃的燃煤电力开发国相比,执行过程更慢。可以预见,这些项目就更容易被成本不断下降的可再生能源所替代。

结论

自从10年前全球煤炭进入繁荣期以来,东亚和南亚的煤炭项目开发放缓,特别是中国对新建燃煤电厂广泛的管制措施和印度至少未来10年不再需要新建燃煤电厂的迹象,首次带来了全球气候目标得以实现的希望,提高了对气候变化最坏可能性得以避免的预期。要达到遏制全球变暖的目标,需要取得更多的进展,犯错误的余地很小,但是去年的结果为我们提供了乐观的理由。

托运汽车

成都物流公司

重庆到昆明货运

成都到内蒙古货运物流专线

相关资讯